最是人间四月天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5-20 09:18:38

四个季节,十二个月份,恰似一个轮回,兜兜转转中发现,四月才是最让人留恋的季节。

特别留意了四月,还是因为了林徽因笔下的那个四月天。

初知林徽因,还是因为读了徐志摩,然后知道了林徽因。林徽因的成就在于中国古典建筑的研究,而她更盛的诗名,或许只是一个意外罢了。

“你是四月里的云烟,黄昏吹着风的软,星子在无意中闪,细雨点洒在花前。”这是林徽因诗里的四月,或许就是民国时的四月,明朗而干净。

四月的天,本来最是温暖舒适,没有夏日的烈阳,没有冬日的酷寒,是最有诗意的月份,但近十几年来这片土地的四月,飞舞的杨絮已经让人无法忍耐了。具体的时间已经无从查起,杨树作为一种经济性植物种遍了九州大地,于是每到了四五月份,漫天飞舞的杨絮直让你怀疑这是否又到了雪花飘扬的冬月。

四月的水,刚蕴了春的绿,更容易让人想到江南的水的柔婉细腻。“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”,大概是因为南国有太多的词写春水,就连水的涟漪也似变得旖旎多情起来。四月绿的水,如果映了四月天的蓝与山的青,便更像足了一方温润的碧玉了。

四月的雨,是唯一还能让人感觉到春寒的事物。三月的春总是忽冷忽热的,而四月的天气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春天,只有四月的雨飘起来的时候才会骤然的变冷,如果还要勉强地去黯然伤春,那这时节里偶有的雨打花瓣就是最后的时机了。

四月的人也是欢快的,脱去厚厚的冬衣,迈着轻快的步伐,在汽车的笛声中,从市井的喧嚣里,走过城市,走过田野。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”,在这样和煦的东风里,带着孩子放半日风筝,心也跟着舒展开来。

再让人留恋的季节也总会如花般逝去,就像是王国维的词: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。可也正是在这样岁月的反复中,美好才能愈加的历久而弥新,如同每一个四月。

(客服部  张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