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后的春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4-02 11:38:56

昨夜饭后我骑着小车来湖边公园散步,沿着石板小径走到了没有灯的小桥边,由近及远了看视野所见一片漆黑,这种深邃仿佛一个漩涡把我向里拖。又往前走了两步,脱离了身边的灯光,离黑暗又近了些,却意外地显现出了远方的轮廓,刚抽了新芽的柳枝迎着清风拂动,垂在湖面上荡起了圈圈涟漪,没有了路灯的照明,夜晚却变得清晰起来,在这一方小天地,有星光足矣。

初春的夜晚,不像冬天的刺骨,让人耳朵冻的通红,只向手不断哈着气想快点回家;也不似夏天的喧闹,蝉鸣蛙声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;不同于秋夜的萧肃,那风仿佛要把一切都扫净的气势,春风像只软软的手,从寒冬中气吁吁赶着过来想给你一个柔柔的抚摸,小手冰冰凉,掌心又透着软软的暖,在一个初春的夜晚轻抚着脸颊,青涩又温柔。得亏是个晴天,天上的星星没了云层的遮挡,一颗颗都跑了出来,手挽着手大大方方的俯视人间,在这片土地沉寂的这段时间里,我猜它们无所事事的时候,思绪千都百转,也会觉得这跟从前有些相似吧。

我喜欢春天,爱她的生命力,她的温柔,万物静谧的成长。翻开枯叶,有嫩绿的小芽破土而出;一片叶也没有的树枝,仿佛用全身的力气,托举了满树的玉兰花,骄傲、洁白、芬芳。年年我都爱玉兰,今年尤是,那洁白的花儿花期不长,却用这短短的日子里,努力地绽放,万里幽香氤氲在这华夏土地里,零落成泥碾作尘,惟有香如故。

悄悄地,春天来了,轻哼着曲子,充满希望。

(机电设备部   刘亮)